还我头发!                  还我头发       梳着我那可怜的头发,我欲哭无泪:"理发店,我恨你,恨着你,就想老鼠恨猫咪!"呜......理发店,你还我头发来!    寒假的一天晚上,妈妈不经过我的同意,就擅自把我"送"进了理发店,我怎么能屈服?于是我又哭又闹,大声嚷嚷.妈妈为了让我的头发姐妹们离开我,说:"焓头,你们陈老师在大街上碰到我啦,她说如果我们这些女生不把头发在这个寒假剪短,下个学期考得再好也不能评三好学生了!"说完,便笑了一声.我心想:有这回事儿吗?好象陈老师没说过啊?大人也会骗人?我为了能评到三好学生,将信将疑,就答应把头发剪了.    看着我的那些可怜的头发姐妹一点儿一点儿地脱落,妈妈脸上的笑容一大块一大块绽放,我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:我的头发姐妹们,不是我不能帮你,是我无能为力啊!你们做鬼也要放过我啊!阿弥跎佛.善哉善哉.....半小时之后,终于剪好了,理发师给我梳好头发,我庆幸自己还有一丁点的头发能幸存下来.    可偏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剪完后,妈妈竟哈哈大笑起来:"你们老师没说过这回事,你还信我!你不是打死你都不剪吗?这回你尝到了苦头吧!哈哈....."    我好后悔,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!头发姐妹们,我会让你们在阴曹地府安心的,你们看!在桌子上的牛奶就是最好的证明!

我牵着妹妹的手,小心翼翼地走着,生怕她一不小心摔一跤。

    待官兵赶至,黑衣人早已离去,只剩着江府满地的尸体和大堂上两个血红狰狞的大字,无心。

然后我准备从土里面把红著挖出来,我把裤子挽了起来,就开始在土里面挖起了红著,我先把泥土扒开,然后就发现了一点红著的头,我就使劲的把红著周围的土扒开,然后推动红著,把红著拨出来,结果发现,是个约有两三斤重的红著,我真是太高兴了。

  “林舒……对不起。

这是我的第二个心愿,我喜欢文学和写作,前面已经提到过,以前,凭着深厚的阅读功底,写下了许多短文或学生习作,自认为文笔不错。

  一转眼下午就到了。

冯舒婷也不甘示弱,我刚做完身子,她就用铲子铲了一堆雪,做好了一个头。

    说得不错。

  八月初,妈妈问我:“作业做完了吗?”“快做完了!”我随便回答了一句。

泡沫成幻   没有人能轻易得到亘古不变的爱,轻易许诺的爱,就如同泡沫,终有成幻的一天。

    男孩帅气地笑了笑,把手贴在她的耳边说着:“今天5:21分在这儿等我哦!”     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的背影。

枫叶   在秋天,我见过不少各式各样的树叶,有枫叶。

     妈妈唤小丫该休息了,小丫望着天空静静地看着,她小声说:“晚安……”又轻轻地关上阳台的门。

他甩掉那双长满茧子的手,大步而去……     她太清楚他的感受,她何尝不是如此地思念他?     当年,她是一个歌技,与他父亲相识、相爱后,他便出生了。

往前走着走着,我们看到了几条银白色的小鱼,我们调皮地在上面踩了踩。

     现在我们又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,跑操有时会乱,我多么希望她会来陪我们跑操,让队伍在她的指导下整齐有序,但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,赵老师的身体也不再允许她陪我们跑了。

清明节的雨不知道停�o把男孩淋了个透     。

也许是天注定……       翼注定要受千万年生死轮回,只因他是神仙。

虽然不怎么甜,但我总觉得那是最好吃的,因为那是外婆亲手摘来给我吃的。

妈妈那辆黄色的QQ小轿车准时停在蓝蔻的宿舍门前。

强烈的现实感,是它们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妈妈点点头,交代了一些事之后,便回家了。

  在大家的笑声中,我悻悻坐下,不久,下课的铃声惊醒我没有质量的胡思乱想。

  那是上个学期。

我们和大自然创造的一切生命共同生活在一个星球上,这个星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,有什么比互相尊重、互相包容更重要呢?互爱互利,共享生命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
”     “别人我都不想要,我一个人也会很好的。

    这次射箭实在太有趣了,下次我还要来。

想起刚才他所说的话,突然心觉奇怪,问说:“老兄,你没事儿跑到撒哈拉大沙漠去玩吗?可带回了什么玩具哟!”品文不知道我在挖苦他,说:“我是去寻找通往超空间的途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 ―― 兰                  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 ―― 兰                  

    “紫涵小姐,你和王亚飞是同母异父还是……”     “亚飞签个名吧……”     好乱的声音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影视世界的律师

周子然

立庙成圣

葆星

冰山校花的最强高手

会元

嗜宠嫡妻

贫道不贫

我的绝色冷傲总裁

流牙

鬼神来袭

荨秣泱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