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订阅邮件

包头天气:10°- 2° 晴转多云

热线电话:新闻 5213066 广告 5213068 发行 5213069

腾讯微博爆料台

新浪官方微博

位置:首页 > 社会
今日热点:俄罗斯女艺术家用胸部作画画普京肖像(图文) 男孩遇车祸高位截肢 父亲背儿上学15年

爷孙俩滑入蓄水坑溺亡 警示牌隔天才立

2016-08-11 22:20:15 来源: 鹿城网

YY截图20160811221807.png

鹿城网南京8月11日电 11日中午,一面标有“水深危险”的警示牌立起在宿迁市沭阳县刘集镇的刘南河电灌站附近。附近村民指认,警示牌上午刚刚立起,一对摸田螺的爷孙俩日前不幸滑入该电灌站的蓄水池后溺亡。记者了解到,事发地点为县里的灌区改造工程,完工不久尚未通过验收。

“是10日早上捞上来的,出水时爷孙俩还紧紧地抱在一起。”在电灌站附近开理发店的周道礼老人告诉中新网记者,溺亡的爷孙俩他都认识,孩子今年刚刚11岁,其父母都在国外打工,平时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

附近村民介绍,爷爷名叫孙伟胜,孙子叫孙翔,“他们家生活较为贫困,可以说前后村没有比他家更穷的了。”

周道礼说,爷孙俩应该是9日中午溺亡的,当时他在房间里打牌,看到孙伟胜开着电动三轮车经过。

10日早晨5点多钟,孙伟胜的老伴找到了理发店,说自孙伟胜及孙子一夜未归。这时,周道礼发现,孙伟胜的电动三轮车停在自家理发店附近,一双绿色的小水靴放在边上。

一群人呼啦就向河边跑去,一位年轻人最早到达河边,喊道“起水了,起水了”。

周道礼跟随着人群,慌里慌张地跑到河边,看见孙伟胜与孙子的遗体已经浮了上来,盛田螺的红色塑料盘半漂在水面上,“爷孙俩紧紧地抱在一起,我与一名年轻人将他们拉上来,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分开。”

多名目击者推测,爷孙二人顺着小河摸田螺,爷爷将塑料盘系在腰间,爷孙俩每人拿一个网兜顺着河底由东向西向前推,推到田螺顺手就放入塑料盘,却不知道死亡已经距离他们越来越近。

不知晓内情的人绝对不知道,在距离电灌站十来米远的地方,几十公分的河面下藏着一个3米多深的大坑,“大坑是年前建电灌站的时候挖的,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坑边上用混凝土浇筑,长满了青苔,特别光滑,壮年男子掉下去也爬不上来。”一名村民告诉记者。

爷孙俩就这样滑入深坑,再也没能上来。周道礼懊恼,我就在房里打牌,距离河道最多几米远,竟然一点异常的声音都没听到。

11日下午,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,刘南河水由西向东流淌,这条小河宽度不过五六米,水深刚能漫过成年人腰间。“若是不打水时,也就四五十公分的深度,不是知情人绝对看不出水下面的深坑,滑里面就出不来。”

“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挖这么深一个大坑,这么深的水,也不立个牌子。”一位周姓村民称,大坑是年前建造电灌站时挖的,目前该电灌站仍未通过验收。

记者注意到,事发地不远的河边立着一块“水深危险”的警示牌,其根脚下的泥土崭新,立牌的时间不会太久。

“就是刚刚才立起来的。”多位村民称,中午才来人立起了警示牌,“欲盖弥彰,人都淹死了,现在来补救。”

当天下午,在死者孙伟胜家,其堂弟告诉记者,大哥一家太穷了,平时就靠种几亩地、卖点菜为生,看到有人摸田螺能挣钱,就买了一个塑料桶想去挣点零花钱,没想到第一次下河就送了命。

采访中,不少村民对河里明明留了大坑,现场却没有任何安全措施,只在事后才竖牌警示表示不满。对此,记者从刘集镇水利站了解到,孙伟胜爷孙俩出事的这处地点为沭阳县的灌区改造工程,刚刚完工不久,还没有通过验收,也没交付,建议记者从县水务局了解情况。

沭阳县水务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对相关情况还不太了解,但局领导对此事非常重视,已安排相关人员会同施工队抓紧调查了解,“如是我们的责任,绝不推诿。”


合作媒体
腾讯新闻 大公报内蒙古频道
商务合作请致电
0472-5213061
Email:kf@luchengnet.com